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受益者分享 >

国外感人的故事:从毒品和黑暗到光明

我是一名艺术家,今年41岁,现居住和工作在奥地利。我和妻子在维也纳有一个非常成功的艺术工作室。我们有一个非常强壮、健康的儿子,已经七岁了还会让我们俩忙个不停。我们在世界许多国家有亲密而又和蔼的朋友。每天我们都发现新的喜悦和灵感之源,这些我们乐意与遇到的每个人分享的东西。我们是霎哈嘉瑜伽士,那些因为H.H.Shri Mataji Nirmala Devi的照顾,在得到祝福后达成对大自然母亲最高层次和最多追寻的探索的突破性进展:自我觉醒;霎哈嘉瑜伽;重生;个体意识和无所不在的美丽和喜悦之源的联结。由于我在十七年前经历过这个必不可少的转变,我现今已经过着一种完全崭新的、充满尊严,热情和充实感的生活,这只有通过实实在在的启蒙才可以实现的。

    我生于一个加拿大城市里的大家庭。我的父母长期酗酒,在大部分我的记忆中-远到我三岁时,生活黑暗又可怕。我和两个小弟弟主要由我们年长的姐姐们抚养。我们的父母经常打架。父亲离开家之后,取而代之的是个我十分害怕的男人。他粗暴地对待我们,而且有时还打我母亲。有两次,还是个小孩子的我右肘严重地骨折。第二次严重到几乎要截掉手臂。我母亲没在身边照顾安慰我,因为她被关在精神病医院强制戒酒。整个我的学生时代,我常常从心中祈祷我可以不用恐惧别人地活着。我总是卷进制造麻烦的坏孩子帮中,在七岁时还开始偷东西。

   在我十四岁时,我父亲已经回到家里、在和我们度过了开心又舒服的五年之后,又开始喝酒并与母亲离婚。正是此时,我开始沉溺于酒类和毒品,包括可卡因和LSD(一种迷幻剂)。在我开始大量服食过量LSD时只有15岁,开始是暂时性的疯狂到后来上了瘾。在这地狱般的经历之后的两周,我处在睡梦般的抑郁中。我的性格变了,经常在周末穿着奇异的服装、把脸抹的污秽不堪地跑到外面。这一年秋天的八个月后,我又掉进另一个自己设置的陷阱:我被引诱进了一个对其成员洗脑的诈骗组织,他们毁掉人的精神和身体健康。这个组织被称作超自然冥想会。

接下来八年,我变得越来越纠缠于自我怀疑和反社会情绪中。我缺少所有追求有效益的人生的正常动力。我在毒品、酒精和聚会中寻求解脱--从麻木和挫败中的解脱。因为我的非法活动,我总是被警察盯得很紧,而且活在对警察的恐惧中。我不能与正常的、有效益的成年人相联系,还把他们看成陌生和荒谬的。我和那些羡慕我无拘无束的生活方式的年轻人厮混。我到了24岁还没有职业资格,没社会地位,没信心,没指望去实现数不胜数萦绕于脑际的愿望。我极度地想了解我自己:去感受在我童年时,有时候曾经包围过我的爱和喜悦的感觉。但是我只发现了内在的噪音和沉重。

    一天早上,我的一个朋友随便过来。我想他是想向我买些毒品,但是他说他发现了重要的东西。我知道他是迟钝有没生气的人,但现在他的眼睛闪烁着热切和喜悦的光芒。他问我是否愿意去见一些特别的人。我坚持星期日是聚会的好日子,所以我想去喝几杯,再去海滩。在他的坚持下,我同意在下一周周二参加一个会议。我那时完全没意识到,这会成为我生命中一个最珍贵的日子。

    第一次作真正的冥想经历是十分模糊的。我已经开始意识到,我是多么严重地毁坏了我的精密的神经系统。渐渐地,随着日子一天又一周地过去,我意识到我的恐惧和习惯正在褪去。毒瘾正在对我失去控制。在我的内在,一种确定的和平和清澈的感觉在生长着。我离开了我的疯狂的朋友圈子,和那种感觉像是压着我无法搬动的重物一般的生活方式。我开始留意到身体健康有了微小的变化。折磨了我许多年的痔疮消失了。我的头发突然不再脱落,而且后来又开始长出新发。从心理学上开看,我变得更加安全。失去眼睛和被恶魔控制住的噩梦再也没做过。我睡觉很深沉,而且醒来感觉很清新。甚至于我的视力提高了,高到一个超过正常值的水平(105%)。

    当我剃掉我的胡子和长头发、穿上吸引人的衣服时,我的父母对我印象特别深。这种引致我和别人的美好改变的精微、清凉和纯洁的能量对许许多多的人都有引人注目的影响。我母亲情绪抑郁,甚至旧病复发重又酗酒和吸毒。我九个月没有看到她,但我经常传送这些纯洁的能量给她。当我再次联系到她时,她就像一个新人十年来她第一次每天早起,甚至有了一份照看小孩的工作。

    另一个吃惊地看到我的变化的人是一个警探,在我家乡所在的城市,他盯了我许多年。一天我碰巧遇到他,而他一遍一遍地恭喜我。我想这给了他巨大的希望。

在偶然的机会下,或者是上天的看顾下,我找到第一份全职工作,那是在市警察署的反扒队做一名社区工作者。我结了婚,搬到了梦想在那里成为一个充实、成功的艺术家的地方--维也纳。

    这些年,从伦敦到加尔各达、从莫斯科到洛杉矶,我遇到了数不胜数的生活在这样奇迹般的改变中的人们,他们正在用这自然的力量改变他人。我真诚地渴望任何读到这些文字的人们,不要用头脑来判断我所说的,而是用诚实的、科学调查的态度深入研究他们正面对着的、可名垂青史的事物。如果他们的愿望是纯粹的,他们揭示真实的决定是无畏的,我毫不怀疑他们也将达成这壮丽的、于人类似曙光初露的内在觉醒。

    翻译:茉莉花开,英语原文及更多精彩见:http://www.sahajayoga.org/testimonials/default.asp

------分隔线----------------------------